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

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

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

    请把我埋在,在这春天里。

 

以为熬过了北海蒸屉一般的夏日,以为到家了就可以享受

一个清凉的空调夏天,无奈自己的过敏性鼻炎太过傲娇,要

嘛就是受不了房间里空调的细尘,要么就是受不了空调持续

的干燥低温,鼻子总是堵堵的,脑子都缺氧般不清醒。

 

很偶然造就了一次说走就走的远行,在家待了几天以后,

老爸突然建议我去上海实习一段,起初并未想太多,便欣

然答应,也有些许的兴奋和期待夹杂在其中,可起行的日子

愈近,却开始心生不舍和不安。

 

早就已经习惯了在做一件事情之前,做充分的调查和准备,

通常成事之前,总会有段很长的心理准备期,将所有的情绪

沉淀,可这次去上海,从构想到成行,时间连一周都不到。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恋家,喜欢这份稳实和安定,开始犹豫

是否应该背井离乡,独自打拼。除了因为异地的生活成本太高,

阿亮的突然离世,也让我警醒,人生只有短暂的数十年,每个人

每天从床上醒来以后,也不能百分百保证晚上能够安全地回到这个

床上。

 

 

有幻想过未来。

回家等有了钱以后,要买个高楼越层,玻璃采光。养一只多毛温顺

的大狗,没事儿就去溜溜,种一露台的多肉植物,盖个玻璃温室,

没事就跟爸爸弄弄,让妈妈开个小苗圃,自己种些有机蔬菜。

有时间,就突然消失两三个月,去一个心意的地方,好好住上一段

时间,不接电话,到处玩玩,闲了,就写写东西。

 

 

很久不曾有这样的平静,能够沉下心阅读和简单的书写。过去两年的

自己,太争强好胜,以至于心气总是浮躁,无法沉下心来做这些事情。

重光说过,很羡慕我和RP早早步入了成人的世界,有自己的小事业和

小成就,而自己却一事无成。但我却常常反过来羡慕她,当同龄人都处

在浮躁的年纪时,她却可以沉下心读书,开始有了一些,自己不可摧毁

的信仰和见解。

 

兜兜转转,我们羡慕的,都是彼此的生活。

 

如果不能让我站在大大的舞台上,闪闪发光,那么请让我隐匿消失

在人群中,平安喜乐,岁月静好。

 

这篇文章注定虎头蛇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