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年后,我们都垂垂老矣,而你还活在最美好的年纪。

 

你的微笑,就这样停在了18岁那年的冬天。

对不起,我在一年后才知道。

从公司回家的路上,精神有些恍惚,总觉得你还未离开,仿佛

我们一起打闹、互相嘲笑的时光,还在昨天。闭上眼,满脑子

都是你的笑脸。

突然觉得,音容犹在,是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词语。

 

得知的那一刻,没有哭,只是觉得喉咙发紧,说不出话。

你就这样悄悄的离开,而我们是一年后意外才得知。

如果不是Z的多心,在你空间版多瞄了一眼,我们也不知道什

么时候才能发现。

从未觉得死亡离我有多么近。但是这个暑假,接到了W的父亲

和你过世的消息,才发现,原来死亡一直都在我的身边,不远,

只是我没看见。

 

思量过我们的关系,不及Z和W,却又好过很多人。每年都能

见两次面,然而原来很多在一起的人,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

翻了翻几个朋友的相册,意外发现我们的合照还真不少,只是每

看一次,蓦地心里就很难受,看着相片中你真实的脸,无法接受

你已经离开。

事实上,我到现在还是无法接受,觉得你还在。

 

不敢轻易向外界透漏你的消息,害怕看见人走茶凉那样的场面,更

害怕那些不熟悉的人,只是一句恍然大悟的哦。害怕你的家人,在

时隔一年之后,被人揭开疮疤,接受那些来迟的安慰,反而再一次

伤心的撕心裂肺。

所以请原谅我们,没有将这个消息,告诉我们曾经熟悉的每一个人。

多年后,别人如果想起问起,我们才会郑重告知,可以吗?

 

人一离开,爱也好恨也罢,一切转头空。这些轻言细语,不过是

无用的奠白。也不知道会不会跟随清香,直冲你在的那个世界。

只希望另一个世界的你,一切都好,不问来世,只希望在百千万

劫的轮回里,再与你相识一次。

嗡玛尼呗咪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