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水之南,不见云边,思尔之心,遥寄彼端。

 这一阵儿,身边的人又开始流行用邮寄来互通有无起来。

这样的事情让我起初中来。每次到了课间操时间,都会有不少的人挣着去拿报纸,除了可以逃掉

课间操以外不少人还是在期待着能在重叠的报纸中翻出自己的信来。我想那时还流行着笔友,各

种小杂志的页尾都留着一串又一串的交友信息,不过那可不是不是一群“有车有房早年丧夫留下大

笔遗产,欲与形象气质佳身体健康的男人共度余生”的“富婆们”的征婚信息。

 

那时候我也有过两个笔友,非常之单纯地通信聊些生活上的琐碎事。其实更吸引人的是,从信寄

出去开始,就期待着笔友下一次的回信,也许能够从重重叠叠的报纸和信件中翻出署着自己名字

的信件,那才是交笔友以及互相通信的最大乐趣。有时候如果长时间收不到对方的回复,会有一

段时间心情郁郁,但只要收到回信,那天乃至是一整个星期都会神采奕奕,像打了鸡血似的,这

种喜悦不亚于过年收到了一封厚厚的红包。老同学之间也时常通信,记得那时分开,总是会说,

有时间给我写信,而不是有时间给我电话,有时间我们QQ或者微信。因为那时候手机还不是通

货,人手一部,虽然不至于是稀罕货,但是对于望子心切的父母们,手机就是他们最大的敌人,

他们天真的以为只要没了手机,在学校的孩子们就能够专心地“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

书。”没了手机,校门口还是会有关不完的小网吧和街机店,再不济,还是有看不完的武侠小说。

 

嘿嘿,现在感觉那时候真是傻的开心。

 

但是那样的心情,却也是一去不复返了。

信,也叫手书。顾名思义也就是亲手书写的书信。现在写个论文都不用笔了,更别提亲手写信

给别人。但是我还是傻乎乎地这样子做。收到天南地北的明信片,我没有耐心去挑选精美的明

信片回寄对方,而是扯一张A4纸,想起什么就写些什么,通常都是从回忆开始,最后也不知道

跑题到哪去,有一段时间,总是带着一本A4纸去上课,听课听得没劲儿了,就开始提笔给人写

信,通常都会写满,有时甚至会另外附上一张纸来信,完了以后还会认真盖上自己的印鉴。所

以我觉得寄明信片给我的人,真是超值,因为我总是会以数倍的文字回报,虽不至于催人泪下但

是每封信我都还是认真写的。

 

恍惚间又好像回到了初中那段时光。

 

说个开心的事儿。五一小假的某一个早上,正玩儿着呢,收到了一条短信,说是我有一个东西发

货了,现在在路上。下意识以为是无聊的诈骗短信,但是认真瞧了瞧,居然还有单号,署名是唯

品会。瞬间提起了兴趣,去EMS官网查了查订单,一看,还真有这么个东西,于是在各种通信方

式上询问是谁这么好心,给我买了东西。询问无果后,只好去唯品会查,哈,还真就让我给查清

楚了,原来是胖妞给我补得生日礼物。zipoo-黑冰-飞鹰战队。

黑冰真难拍,2012.5.2,M9。

虽然是迟到的,但是总比不到好,是吧,看来胖妞最近言出必行的计划,是来真的了。

希望她把后面的愿望全部实现,哈哈。

胖妞对于我提早把她给我的惊喜拆穿表示十分不满,我想说如果由你亲自告诉我去拿东

西,还不如让我自己从惊讶到好奇再到探奇来的有趣。